大神故事

于斯人:我在喜马拉雅翼装飞行

飞向珠峰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无与伦比。出来混,一定要说话算话。我出行前说了,要是活着回来,就给你们细说说。这一大波知识点这就来了啊!

文章写得比较细和全,只想了解翼装的可直接从4.0开始看

本篇目录:

1. 极短自我介绍

2. 跳伞 vs 翼装

3. 细说跳伞:体验、执照、竞技

3.1 跳伞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3.2 Tandem skydive(双人伞)

3.3 licensed/Solo skydive(个人跳)

3.4 跳伞比什么

4. 极限翼装

4.1 翼装飞行(Wingsuiting)是什么

4.2 低空跳伞(BASE-jumping)是什么

4.3 低空翼装

4.4 无氧飞行

4.5 翼装的飞行原理

4.6 俄罗斯极限运动员Valery Rozov不幸离世

4.7 翼装主要事故原因

4.8 翼装飞行有新手体验的可能吗?

4.9 我刚学翼装的经历

4.10 翼装的学习要求

4.11 翼装的学习流程

4.12 翼装的装备

5. 于音翼装飞行喜马拉雅

5.1 我为什么要翼装飞行喜马拉雅

5.2 喜马拉雅的难度

5.3 我的四次遇险

5.4 让人死而无憾的眼前

5.5 想不到的惊喜

5.6 我的感受

1. 极短自我介绍

我是于音,又名于斯人。国际极限运动员,美国首家华人跳伞学校“于斯人国际跳伞学校”创始人。在11月3号成功过完成翼装飞行喜马拉雅的挑战,11月16号刚从珠峰大本营返回祖国。

2. 跳伞vs翼装

从跳伞角度讲,翼装是跳伞运动的一个分支。从翼装角度讲,跳伞是翼装的基础,就好像你从小立志要做一个心理学家,那在你真正做到之前是要经历小初高的基础教育和大学的专业教育才能走到你的研究领域。

3. 细说跳伞:体验、竞技、执照

3.1跳伞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跳伞可能更多的是克服恐惧的信心,是一种体验,对于挣脱束缚的一种向往,对于心如止水平静的追求。同时跳伞也可以当做是一种运动和人生体验。很多小伙伴来体验跳伞,可能只是一次,在自己人生必做清单上打个勾。也有人会像我一样,在尝试了一次跳伞后,还想去更多的地方跳伞,想自己自由自在的跳伞,想参加比赛,想成为跳伞运动员和教练,打破世界记录,挑战人类的极限。跳伞的原因有很多种,结果也有很多种。不论哪种原因,跳伞都会带来一种不虚此行的人生经历。跳伞不光是刺激和心理上的冲击,其实跳伞还可以让人很平静,这还挺让人想象不到的。离开飞机后的那一刻,是一种刺激和激动,但当你经过了自由落体,打开伞的那一刻,那种平静,看世界的角度,身边很多朋友都说,那种感觉好像是到了天堂。

跳伞主要分为tandem skydive双人跳伞,licensed skydive执照独立跳伞,和professional
skydive专业跳伞。

3.2 Tandem skydive(双人伞)

注重的是体验,只需要你和教练绑在一起,由教练背着伞来控制整个跳伞的过程,你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双人跳伞之前需要10到30分钟的简单培训,
跳伞高度通常是9000-15000英尺,约合3000-4500米。时速可以达到120-135mile
约合200公里每小时,你将经历30-60秒自由落体以及开伞后6-10分钟的伞下飞行体验。我的很多学生们告诉我他们最享受的是在万尺高空机舱门打开那一刻的惊心动魄和开伞以后出乎意料的平静的释然,而不是害怕。

3.3 licensed/Solo skydive(个人跳)

注重的就是你想象中的那种“I believe I can fly”。有执照可以自己独立跳伞了。现今USPA(美国跳伞协会)是最权威的跳伞颁发证机构,他的ABCD以及教练证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受到认可和欢迎。Professional
skydive专业跳伞,就是教练,考官,竞技选手等其他专业跳伞从业人员啦。

3.4 跳伞比什么

世界大赛中通常包括7个项目,他们是:特技,定点,造型(腹式和立式),踩伞,伞衣飞行,自由式空中芭蕾,翼装。

4. 极限翼装

4.1翼装飞行(Wingsuiting)是什么

翼装飞行是指跳伞运动员身着翼装,从高楼,高塔,悬崖,大桥,飞机,热气球等目标上跳下,进行无动力飞行并且在规定高度打开降落伞返回地面。翼装二字则从英文Wingsuit直接翻译。翼装飞行属于跳伞运动的一个分支,它使用一种特殊跳伞装备,称之为翼装,又叫飞鼠装,从外观上而言它增强人们想要运用身体飞行的意义。最新式的翼装设计方面:羽翼的设计上在脚部之间以及手臂下方都连结著翅膜。翼装的种类大致可以归类为飞行者型或者是飞鼠型两种,不过这里全部概称这种装备为翼装。翼装飞行者在学习翼装飞行前,必须要有200次以上的高空跳伞经历(美国跳伞协会明文规定)。

4.2低空跳伞(BASE-jumping)是什么

低空跳伞又称背死跳,是全球公认的最危险却最刺激的一种极限运动。它是指从桥、悬崖或建筑物顶跳下、用降落伞着地的一种运动。BASE这四个字母分别代表Building(楼房)、Antennae(天线)、Span(桥)、Earth(地球上的一切),其惊险度和玩命程度可见一斑,“背死跳”也由此而得名。

说到低空跳伞,很多人将它与高空跳伞相混淆,其实这就大错特错了。高空飞机跳伞是极其安全的运动,也是称为比开车安全10倍以上的户外运动,这得益于它有三重以上的生命系统保障安全:主伞、备份伞、自动开伞器、以及陪跳教练等。与其完全不同的是,低空跳伞危险,容不得半点差错,稍有闪失或运气不佳就会丧命,因为低空跳伞只有唯一的一个生命系统:主伞。同时由于低空跳伞地点不固定,且都是在铤而走险的位置,对气流,附近环境,着陆场等等都要进行极为精准的判断和身体操控,否则极容易发生险情。因此许多地方明令禁止此项活动,且大多数低空跳伞是非法的。据统计,目前参与此项运动的人数不足600人,但据外媒报道,由于很多爱好者秘密参与,因此,实际人数已超过1000人。

4.3低空翼装

翼装飞行可以和低空跳伞结合起来,成为低空翼装飞行。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没有之一。可以说,是低空跳伞里最极限的一个分支。所有低空翼装飞行者的胆气,魄力和技艺都是值得敬佩的。电影《极盗者》Point Break是1991年首次发行的电影,2015年翻拍并在中国上映。从而引发了中国人对极限运动的追逐热潮。笔者的很多学生都是抱着“想像极盗者里面一样翼装飞行”才来我的学校学习的跳伞和翼装。尽管其中的很多跳伞以及翼装飞行的真实性被大家怀疑,但是那些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的情节,和热血燃烧般的生活方式,惊艳了那一年。其中的翼装飞行就是低空翼装。

4.4无氧飞行

无氧跳伞是指跳伞运动员在不携带氧气设备的情况下从18000英尺(6千米)以上的高度进行的跳伞运动。由于高空空气稀薄,氧气含量低,无氧跳伞对运动员的生理,心里都会造成严重的挑战。极地跳伞是指跳伞运动员在北极或南极或者珠峰等极地地区进行的跳伞活动。由于气候寒冷,运动员出舱时的气温往往低于零下五十摄氏度。加上自由落体所产生的气流,运动员的身体机能会受到重大影响。因此,基地跳伞不仅需要运动员良好的跳伞技术,更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我们这次进行的挑战就是无氧条件下佩戴氧气装置的翼装飞行。

4.5翼装的飞行原理

翼装飞行的原理和构造主要得益于翼装特有的翼膜构造,即在腋下和双腿间的冲压式膨胀气囊,由高密度尼龙材料制成。离机,展开翼装的时候,于是像飞鼠一样,利用空气阻力,在减缓下降速度的同时形成向前飞行的动力,利用身体摆动,准确地转弯以及控制飞行的方向和速度。翼装飞行的速度区间在190~220左右之间,滞空时间大概在2~4分钟。气流精准把握要求非常的高

4.1-4.5部分内容摘录整理自百度和谷歌

4.6俄罗斯极限运动员Valery Rozov不幸离世

不过这里也要说一件很悲痛的事情:俄罗斯极限运动员Valery Rozov在11月11日也就是在我飞跃后的一周,从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脉一跃而下,没想到发生意外撞向悬崖当场死亡。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我除了对这位伟大运动员的离世感到悲痛以外,也觉得为自己捏了把汗。

4.7 翼装主要事故原因

在翼装障碍飞行事故中,主要有大角度转弯的时候出现了失误,气流风向的失控,还有就是距离障碍物(比如山体)过近而导致的各种反应不及,以及翼装本身的性能可能会导致的不可控因素。比如开伞,比如自旋等等。

4.8翼装飞行有新手体验的可能吗?

对于完全不会使用降落伞的人,几乎没有可能。你可以在参加一些地面的课程,但是想真正的穿上翼装服在天上飞翔还是不行的。不过万事开头难,想体验世界之巅的情怀,不但要有飞跃长空的勇气,还要具备常人没有的耐心的真正的热爱。在美国想要体验翼装是套跳伞200次左右并且接受地面训练才可以算是开始。

4.9我刚学翼装的经历

我大概是从6年前开始翼装的。第一次翼装也是师从美国顶级翼装侠travis。在第一次翼装之前我对翼装并没有什么概念。更多的只是当跳伞到达一定高度以后顺理成章的希望体验更多更有趣的玩法。当时我们上了两个小时的地面课,整个过程中我理解到的是翼装对于线路的精准,和对飞行步骤的细致。说实话还是有一丝的担心。因为我理解到翼装在前行的速度极快,在危险处理上需要更多的准备,但是飞跃的感觉也油然而生。在飞机上,我一直不断的跟自己一遍一遍重复具体动作,航线,什么高度应该做什么事情,转弯等等。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一丝恐惧和忐忑,毕竟迎接自己的是一种新的挑战和未知。我记得第一翼装的时候我穿着一身红色的翼装服,头戴我红色的五星红旗头盔,全身都是红色从飞机上一跃而下好像一只红色的小蚂蚁,特别有趣。从离机的蜷缩一团导张开羽翼飞翔,那种紧张安也一点点消失,更多的是一种无拘无束,一种急速,甚至感觉自己好像就是一个飞行器。那个感觉太酷了。

但是我想翼装真正的乐趣也就是在这里吧。当你飞跃天空,飞跃山脉,飞跃城市之巅,你觉得自己好像天空的鸟儿一样欢快又自在。你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去更多你想去的地方,触摸更多的天空,真正的展翅高飞。

4.10 翼装的学习要求

第一:在正规跳伞学校学习跳伞并取得USPA或相同级别跳伞执照

第二:拥有USPA执照后跳伞200次,并侧重翼装方向学习流程(见4.11)

第三:找到专业翼装学校、翼装执照教练或S&TA进行地面训练

第四:安全课程和理论考试测评合格

第五:挑选合适翼装飞行服,在正规跳伞学校进行首次翼装飞行

4.11 翼装的学习流程

通常在内容上,想学习翼装要经历以下进阶过程:

Step1:跳伞Skydive

Step2:滑飞Tracking

Step3:学生翼装 Student Wingsuit

Step4:初级翼装

Step5:中高级翼装

Step6:联系专项(定点,速度,距离,高度,编队)

4.12 翼装的装备

想要翼装飞行,也需要佩戴全套装备和精密仪器的。他们是:

翼装

高度表

伞包(主伞、备份伞、背带系统、自动开伞器,低空伞没有备份伞)

头盔(半面罩需要加风镜,全盔不用)

氧气装置(如喜马拉雅翼装飞行)

而且有个知识点大家要切记:翼装也是要开伞的!不是不背降落伞就飞。那样的话,只能飞一次。。。 。。。

5.翼装飞行喜马拉雅

5.1我为什么要翼装飞行喜马拉雅

喜马拉雅山脉是所有极限爱好者心中的圣地,珠峰更是我们心中的女神,最开始想做这件事更多的是为了实现自己作为极限运动员的梦想。后来知道从没有中国人用翼装飞行的形式挑战过这座山脉,既然自己能有这个能力,我就更加坚定了决定要代表中国代表华人去完成这项挑战。

5.2喜马拉雅的难度

  • 挑战高度远远超出安全范围,空气稀薄属于无氧环境,远超出人体极限;
  • 全程将佩戴氧气装备,如果一旦出现故障,人会因缺氧失去意识;
  • 若离机开始自旋,会在短时间内有脑死亡的可能性,这就要求了极高的翼装技巧和丰富的跳伞经验;
  • 极寒的温度,容易造成手部神经末梢冻僵无反应,导致无法开伞;5.生理和心理双重挑战。男女身体结构不同,现存的极少的经验都是男性的经验,因为几乎没有女性做过此类挑战,所以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或参考。

刚才说的这四点是从挑战难度来讲,同时,到了喜马拉雅我们才又发现了三点新难度

  • 登山之难之险
  • 天气窗口短
  • 身体(累 饿 寒 氧 )

5.3我的四次遇险

高反

脑水肿

降落伞事故(canopy clap)

积云天气

5.4让人死而无憾的眼前

喜马拉雅山脉真的是太奇妙了 他给你的回馈是那样的静谧。从珠峰的山尖边飞过 感觉即紧张又兴奋 紧张是因为对未知的风险的担忧 兴奋是因为就要看到心中盼望许久的女神了。这次翼装飞行 是我经历的最难也是棒的一次 那种难可能更多的是来自一个全新的翼装空域条件 一种未知的极地极限环境 还有为了进行这次翼装飞行而必须付出的各种努力。

当你真正接近他的时候, 我才明白,珠峰真的不能用“征服”这种粗俗的词汇来前置。因为珠峰是那么的不争不抢,他就静静的矗立在那,看着你。你来 你走,与他并无所谓。毫无动容。

这可能就像是《道德经》中所谓的大象无形 大音稀声。

5.5想不到的惊喜

在喜马拉雅山海拔四千米,我遇到了清哆卡。清哆卡是个六岁的尼泊尔小女孩,脸圆圆的,鼻子小小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两个小月牙,扎着一个麻花辫,和小时候的我长得很像。我遇到她的时候大概是在海拔两千多米上山的路山。在一个拐角处,她和她的妈妈驻足休息。清哆卡看见我,高高兴兴的挥手“Namaste”,我有点小惊喜就回说“Namaste”。她又开心的问我“how are you”,我笑了“I'mgood, you?" 清哆卡说“good!" 清哆卡流着鼻涕,她的妈妈想为她擦擦,可是没有纸巾。我恰巧兜里拿出一张纸巾,清哆卡却执拗着不想擦鼻涕。我走过去,说“别担心,我也会流鼻涕,我们一起擦吧”。然后我们两个就一起噗噗的擤鼻涕,然后开始一起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清哆卡可能因为擦鼻涕事件跟我建立了一种同类感,于是当她要继续出发的时候,她跑到我身边,伸出小小的冻的红肿透黑的小手,开心的让我牵着她。我们就这样相伴而行开始了我们接下来四个小时的上升两千米徒步。我和清哆卡的妈妈聊天,她问我结婚了吗,我说还没而且也没有男朋友,她说:是啊,
marriage is difficult.我说那你的爱人是做什么的呢?她说:他是一个背夫,两年前下山的时候摔死了。我说:那你还会再婚吗?她低着头坚硬的说:不。清哆卡一直在我身边蹦蹦跳跳的,她累了会告诉我“1 minute"就是要停下来休息一下;再重新开始徒步的时候,她会选择她喜欢左边还是右边来牵着手;她看我拿着登山棒,会帮我套到手上让我拿好;她过比她还高的大石头的时候,会让我和她妈妈把她拎起来飞过去;她会叫我们排队走;她非常喜欢陈导,送给了他好多叶子;她不喜欢狗,看到一路跟随我们的大黑狗,她老是躲在我身后。她认得骡子的铃铛,她还特别喜欢照相,她拿我的手机拍了很多照片,里面有我和她哈哈笑的模样。我们走了很远很远,我都累的直不起腰,清哆卡还是蹦蹦跳跳的和我们玩闹。到了一个岔路口,清哆卡的妈妈突然和我们道别了,这种突如其来让我有点没反应过来。我先和清哆卡的妈妈拥抱,跟她说:保重!她说你也是,你是个好姑娘,然后我才进入离别的状态看着我带不走那个可爱的清哆卡,我紧紧的抱了抱她,跟她说再见,她亲了我一下,然后还是笑的开心的美美的。清哆卡一直向我挥手,我假装平静的继续往前走,当我回眸看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离别的忧愁,而是兴高采烈的呵呵的笑然后给了我一个飞吻。那一幕,在我心中,我突然想到一个不合时宜的诉求:我希望在我的葬礼上,所有人都可以那般的和我道别。

清哆卡,我在喜马拉雅遇到了我未来的女儿。

5.6 我的感受

回头看看,觉得也不可思议,今天是我这86天倒计时的最后一天。在过去的86天,我每天都会拍摄一个小视频,写一段心情,并用一段文字教授跳伞翼装的一些知识。视频都是一分钟的,文字有的几十字,有的上百上千字,并无规范,随心所欲。一直以为没人会看,可是当我有几天因信号不好没能及时更新的时候,不少网友发来留言问我是否一切安好,顿时又有了继续下去的力量。人说21天就能养成一个习惯,我的日更四倍还多,想想即将到达终点,本应该是万事大吉的轻松自在,现在却有点感慨和不舍。

很多人认为我是从倒计时100天开始,但是却怎么都找不到我86以上的日更。其实我就是从86开始的。你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因为86是中国。

我还记得10年前,当刚满20岁的我在半夜一点多辗转到达美国学校的宿舍时,一个师兄给了我一张电话卡,让我给家里报个平安。他说:记得加86。

后来86,就成为了我和祖国、和家、和他,唯一的纽带。

10年后的我,平安回国,为了一个叫梦想的东西。见过很多人,走过很多路,遇到很多事,可86还是我看着最亲切的数字。所以,我倒计时选择了86天开始,其实为这次挑战准备了远远超过86天,但对我来讲,这只是又一个86,再一次在我生命中游走和感动。

你们问我此刻最想和谁分享这份激动,我想说第一是家人,因为我想报平安,爸妈故作镇定的关怀,小心翼翼的问询,满怀激动的在他们并无关联的老年朋友圈分享着我的报道,以及在无限担忧下仍对我的安慰和加油,还有在我几乎筹不到经费时的倾囊相助;第二是团队,我js长达9个月的辅助指导我训练,大师兄季瞳在我创业无人问津是对我的相信和支持;我的跳伞基地SDMW在我训练季给我的极大的支持,我的四位世界顶级教练在这个夏天从技术到装备到路径到紧急状况处理到伞控对我的指导,CCTV9极致玩家导演陈春石长达四十天的拍摄和关照;第三是所有关心我的学生朋友粉丝:这段时间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心和支持,学生们的关心,粉丝们的加油,朋友同学的呐喊,这些感动都在我心里。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翼装飞行喜马拉雅的女性,以及第一个中国人,我感觉光荣的同时,也相信我的这次挑战能让这个世界看到,我们中国人在极限上不输任何人的,而且我们女孩儿也可以翼装飞行也可以挑战极限,也希望这更多的是一次抛砖引玉,能够就此激起更多女孩儿和中国人对跳伞和翼装飞行的热情,推动跳伞运动和翼装飞行在中国的发展,让这种安全美好的运动被认识被认可,被更多人喜爱!

(0)

本文由来源 知乎,由 跳伞世界 整理编辑!

关键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