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考证

高空跳伞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文/于斯人

那跳伞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

 

当人们看到鱼在水里游,会去学习游泳感受鱼儿的喜悦,当人们看到马在草原上驰骋,会去学习奔跑来体验马儿的畅快,当我看到鸟在天上自由的飞翔的时候,那种“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的豪迈和自由是让我神往的。从小别人就告诉你那不可能,人怎么能像鸟一样飞呢?但是事实上别人错了,我证明人可以。作为一个平凡的女孩,在蓝天里跳伞实现小时候的心愿,也可以让更多地人相信他们的梦想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或者不切实际。跳伞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它在告诉你你有能力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我记得妈妈第一次来美国看我的时候,我非常兴奋和急不可待的告诉她我会跳伞了而且还当上了翼装教练,一会向她展示我的最新翼装服,一会给她看我刚刚打破的纪录的视频,我要告诉妈妈我可以自由的在天空飞翔了。但是那时候我还太小不明白母亲的那种担忧和矛盾。她既不想我因为从事极限运动而受伤,又不愿看我不能实现幼时的梦想。我记得当时我还兴高采烈的拿着我新买的跳伞头盔像母亲展示,然后说:妈妈你给我在头盔上写个什么吧。我本以为妈妈会写“一飞冲天”“祖国骄傲”等词语,结果妈妈却一笔一捺郑重的写下 “一路平安”。

 

很多年后,我每次不经意回忆起妈妈在头盔上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那情景反倒越来越清晰,那种郑重地写下字的样子和凝重的一笔一划,母亲眉间的似有似无的那个疙瘩,每每想起都像是放慢了十倍的慢动作,一遍遍的在我心里循环上演。让我在长大的过程中,不舍梦想初心也不忘父母恩情。

 

很多媒体在采访我时问过我同一个问题:第一次跳伞的感受。关于那天,我只记得自己的兴奋和这世界美的是那么突兀。在落日线的上面看着红灿灿的太阳和地平线,那时候想的不是要做任何动作或者极速的玩伞,而是让自己真切的融入到这一片天空里,感受落日的那种温暖,感受大地的那种亲切,看着蔚蓝中带有微红的世界和地面上的绿树成荫,湖水波荡。跳伞基地里的Beer Light已经亮了,pizza和鸡翅已经烤好了,冰镇的啤酒已经上桌了,等待你的是小伙伴的欢笑和轻松的punk音乐。你感谢这个世界,也感激地球母亲。你真正的开始明白,人和自然是一体的不是对立的,因为当你在一个脱离人群的角度感受和融入自然时,当你在比天空更高的地方看尘世和众生时,你觉得除了这个世界什么都变得无所谓了。

 

在黑夜中急速降落跳伞,在云朵间翼装疯狂穿行,跳一年只有一次显现在陆地上的“消失岛屿”;坐着商业伙伴的直升飞机在既定的着陆点上空纵身一跳享受着对方敬佩的眼神和对那次项目的肯定;穿着翼装在草原上与雄鹰共舞飞翔;在塞斯纳小飞机上倒挂从另一个角度看过这世界。在亚利桑那的热气球上背着伞包一跃而下吓坏过篮子里的乘客;在五千米高空俯冲拯救过忘记开伞的初学者的命。飞翔在浓重的厚云天,经历过地面上无法见到彩虹光晕;舞蹈在蓝天上,用肢体语言与世界各地的跳伞高手交流着对蓝色鸦片的痴迷;参加过上百人的大造型,在天空中摆出盛开的花朵;也执裁过多届美国国家冠军赛和明星赛,亲手把奖牌挂在运动员的胸前。

 

你说跳伞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就是这些体验。

 

(0)

本文由来源 知乎,由 跳伞世界 整理编辑!

关键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