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故事

“翼装女侠”于音:从500强高管到极限跳伞迷


大洋网讯 刚刚过去的2017年,吉林姑娘于音三次刷新华人世界跳伞纪录,当作送给自己30岁前的最后一次。这三次纪录分别是挑战3万英尺,打破世界女子跳伞纪录、华人跳伞最高纪录,打破翼装飞行华人纪录;挑战珠峰,成为翼装飞行喜马拉雅世界第一人。

在接受广州日报专访时,于音不仅畅谈了自己作为极限运动员的未来挑战计划,也讲了她的爱情、文学梦、歌手梦。

当29岁的于音,带着重达十几斤的氧气装备,一个人从相当于15个广州塔那样高的3万英尺(9000多米)高空飞跃而下时,谁也没想到这个创造华人跳伞最高纪录的女孩,2年前还是世界500强的金领。


从500强高管到极限运动员

当去年年末,于音成功挑战珠峰,成为翼装飞行喜马拉雅世界第一人时,背后鲜为人知的是这个身高1米6的女孩每天早上4时30分起床的苦练。

在从事极限跳伞运动之前,她是文青、学霸、留学美国,并顺利留下找到工作,成为世界500强高管。

时光回到十年前,19岁之前的于音一直是师长亲友眼中的“乖乖女”,也是一枚自小并不太热爱运动的学霸。

同时,作为吉林省双科中考状元,新概念作文大赛两届大奖得主,于音学习成绩一路优异,一直是被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获得报送北大资格,随后在美国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商学院攻读金融MBA。

甚至在2年前,极限跳伞也只是以优异成绩毕业后,曾任职于北美花旗银行、瑞士航空和伟易达等世界500强公司市场营销类高管于音的业余爱好。

用于音的话说,人家努力学习,参加极限训练比赛是为了有更好的生活和未来,而她进行跳伞,放弃了现有的既定生活,只是为了喜爱。

随着对跳伞越来越上瘾,于音开始觉得只有放假时能跳伞并不过瘾。但真正让于音下决心,放弃美国的工作生活,专注投入到自己喜欢的极限跳伞中的一件事:2年前,她的爸爸被查出患癌症。

玩的就是心跳

让于音热爱的极限跳伞运动叫翼装飞行。在天上,翼装飞行者就像飞鼠一样。

“从离机的蜷缩一团到张开羽翼飞翔,那种紧张感也一点点消失,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飞行器。那个感觉太酷了。”

当时,于音穿着一身红色的翼装服,头戴红色的五星红旗头盔,全身都是红色,从飞机上一跃而下好像一只红色的小蚂蚁,特别有趣。

“当你飞越天空,飞越山脉,飞越城市之巅,你觉得自己好像天空的鸟儿一样欢快又自在。你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去更多你想去的地方,触摸更多的天空,真正的展翅高飞。”

甚至今年7月,结束了两天17跳的翼装飞行训练,于音发现一件事:她飞翼装比开车快多了。

父母至今不敢亲眼看她跳伞

一个人,不到30岁,在1年内连破三项世界纪录,开启了中国极限跳伞元年。但这一年的于音,并非一帆风顺。

作为家里唯一的独生子女,于音的父母一直不赞同她跳伞。于音跳伞的爱好,也一直瞒了父母多年,直到2011年,她创造了2万6千英尺无氧华人跳伞的新纪录。

去年8月,训练中受伤的于音经过一个月死扛,去了医院。

医生的诊断结果是“左手第5掌骨整根骨折,三厘米长的断裂,无名指和小指神经损伤,导致反应迟缓行动无力。骨质大面积增生,软组织永久挫伤。”

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期,骨头已歪曲错位长合。医生要求于音以后避免用左手,并在一个月后做打断重接手术。

除了伤痛,还有未知的危险。

去年5月,在3万英尺的高空,于音创造华人跳伞最高纪录,但这一次让她感到身体在空中自旋带来的恐惧。

3万英尺是一个怎样的高度?相当于9144米,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8844米。

在飞越珠峰前,于音还事先写了一份生前遗嘱,万一有事,她希望自己的葬礼上能有波旁威士忌。

正是因为如此,于音的父母至今都没有到现场看过一次她跳伞,因为受不了。甚至女孩赛后的视频,一家人都不敢点开。

不走寻常路

除了极限运动员,于音也是世界首位女翼装侠,华人跳伞代表人物、美国国家跳伞协会D级(最高级别)运动员,世界翼装奥林匹克评委,世界跳伞史上第一位华裔AFF女跳伞教练,运营着一家华人跳伞学校。

从那以后,于音跳飞机、跳高楼、跳热气球,至今已经有2000次跳伞记录。

对于2018年,于音的新年计划是继续挑战。极限跳伞有三级:珠峰、南极和北极。在成功挑战珠峰后,于音打算继续挑战南极北极。还有是每年给自己学习一项新技能。今年她给自己定的新技能是玩魔方。

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目前处于单身的于音也渴望爱情。她也想继续自己从小到大的作家梦、歌手梦。

去年,她在自己30岁前的最后一次生日,给自己写了首歌,想有一天唱给她的那个“他”听:

我们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纵使尘埃落定,仍能乘风破浪。

广报记者 王丹阳

(0)

本文由 跳伞世界 Skydive World 作者:跳伞世界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